杂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杂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郑欣淼故宫文化链应增加非遗部分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54:06 阅读: 来源:杂质泵厂家

昨日,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在北大百年讲堂演讲。

郑欣淼

他是故宫的守护者,他主持着故宫的百年大修,他推动着两岸故宫跨越时空的精神融合。如今,他又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道路上奔走求索。

昨日,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在北京大学呼吁,只有把有形的、无形的文化遗产都保护起来,才能真正保护人类文化的完整性!

双重遗产并行保护

“今年,故宫博物院申报了3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青铜器修复工艺、钟表文物修复等。2007年、2008年,国务院连续将故宫两项技艺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行列,其中就包括故宫的古典建筑营建、维护技艺和书画装裱技术。1924年底,溥仪被赶出故宫时,宫中修表的匠人被留下来,钟表修复这项技术有幸没有中断。同样,故宫的书画装裱技术、青铜器和钟表的修复技艺传承有序,基本沿袭了清宫的各项传统技法,故宫的古建队也为全国的古建维修贡献了不少力量。”说起这些,郑欣淼倍感欣慰,“物质文化遗产的基础是人类对自身文明认识的深化,只有把有形的、无形的文化遗产都保护起来,才能真正保护人类文化的完整性”。

主政故宫7年多来,郑欣淼不仅守护着中国最大的宝库,同时也守卫着国人的精神家园。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足迹在博大精深的故宫都有收藏。人们走进故宫,不应该只是来“看皇帝住的地方”,在这里,可以看到华夏文明从萌生到发展、再到辉煌的文化链。

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日渐重视,其中也折射出故宫人文化保护心态与时俱进的历程。4年前,当汉唐乐府创办人辗转找到郑欣淼,申请在故宫表演南音时,郑欣淼 “大吃一惊”,“从来没人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当时我心里很有疑虑,也担心引起社会的非议”。但南音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演出的《韩熙载夜宴图》又是改编自故宫院藏名画,经过认真思考和准备,郑欣淼打消了疑虑。

表演和研讨会的成功让郑欣淼如释重负,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又使得汉唐乐府去年能第二次进入故宫献演。这同时也引发了郑欣淼和故宫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全新思考,“我感到肩上有一种责任,故宫有150多万件文物,85%是清宫旧藏。以往人们更多把目光放在有形的宝库上,其实故宫也蕴藏着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得到了较好的传承和保护”。

然而,并非所有文化遗产都这么幸运,在漫长历史年代中散佚失传的文化形式不计其数。郑欣淼举了一个例子,中国宫廷音乐——雅乐发端于西周,故宫现在保存有宫廷乐器 3000多件,比较完整地保存了各类乐器。但是雅乐的演奏技法和传承却已经中断几百年了,而中国周边国家日本、韩国和越南音乐受到了雅乐的影响,至今保存完好,越南还将雅乐申报了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都值得我们借鉴和深思,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力度,需要文化单位和整个社会共同推进。”

故宫大修进入第二阶段

“我将守护的是有600年历史的世界人类文化遗产,责任巨大,但绝对是荣幸和激动的。”郑欣淼曾这样描述他刚上任时的心情。2002年,郑欣淼上任后不到一个月,故宫开始了它投资19亿元、为期19年、自1911年宣统帝逊位以来的首次整体大修。

高大的翻斗车从红墙下慢慢驶过,泥水匠修补着破损的汉白玉台阶,技工们站在脚手架上仔细描绘飞檐上剥落的色彩……几年过去了,这些已渐渐成为故宫里惯见的场景;只有那些也许是第一次来中国的外国游客,才会好奇地将它们摄入镜头。

这场浩大的工程共分三个时期:2002年到2008年为近期,中期从2009年到2014年,远期工程为2015年到2020年。如果说最初围绕大修的争议,是关于“该让它维持原状”还是“恢复其康乾盛世的风貌”的话;那么,随着2005年10月故宫博物院80年院庆前一期工程第一阶段结束并对游人开放,太和门、太和殿、神武门、慈宁宫等建筑的维修工作在2006年展开,资金筹集、工程质量、施工安全这些繁复和细微的问题,则更让郑欣淼感到殚精竭虑。

一方面,大修要完成维修、保护古建筑群的任务;另一方面,还要实现故宫作为博物馆的功能性建设,建设完备的排水、供电、供热、信息通讯、安防设施等系统。对于故宫这样庞大的建筑群来说,如此牵一发便无可避免地会动全身。2003年起,郑欣淼每年都需要签订数百份合同,几乎平均一天一份。用他的话说,大修工程出不得任何差池。

故宫博物院为此专门组建了院工程领导小组、院工程指挥办公室和工程监察审计办公室,以满足大修工程管理的需要。“我院文物建筑修缮专业设计室与古建修缮中心都是具有国家一级资质的古建保护队伍。几十年来,他们承担着故宫古建筑的修缮设计和维修,熟悉中国官式建筑的构造和做法,具有丰富的古建维修和保护经验,在技术手段上延续着中国古代官式古建传统的材料、工艺和技术。”

郑欣淼说,故宫的建造、修缮与维护形成了自己的特点、手法和技术要求,它是故宫真实性赖以永久保存的条件。“而我们会继续发掘、整理和继承故宫在建筑上的优秀文化,对每一座建筑的修复都将详细记录在案,竣工之后,分篇成册,公诸于世,保证文化遗产的完整性和真实性得到延续。”

“故宫大修不仅仅是对古建筑的维修,也为后世提供了古建筑保护的范本,是对文化的传承。”

创“故宫学” 建“学术归宿”

自2002年上任之后,除了大修这件核心大事,郑欣淼最花心思的就是如何对故宫中的文物进行彻底清理。随着对故宫博物院了解的深入,郑欣淼越来越觉得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还有很多等待发掘的宝物,在他看来,故宫不单单是一座皇家宫殿,也不单单是中国最大的博物馆,它是将建筑、文物、典籍等多种元素融合在一起的文化整体,是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的结晶。虽然身居故宫博物院院长之位,管理工作千头万绪,但郑欣淼骨子里似乎更像个学者。调任故宫博物院之后,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迷上了这座古老而博大精深的宫殿,并对其进行深入研究。

2003年在南京博物院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上,郑欣淼第一次提出“故宫学”这一全新学术理念。2005年,《故宫学刊》正式创刊,这本专为“故宫学”而创办的刊物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便是郑欣淼所写的长达37000字的长文《故宫学述略》。

对于“故宫学”,郑欣淼的解读是:它不是经院式的繁琐论证,也不是从书本到书本的刻板研究,它直接面对故宫的文物、古建筑、档案、文献等,是一门把故宫当做一个文化整体的综合研究。

“故宫太厚重了。很多人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认为自己对它的了解仍似粟米之在太仓,我更是如此。”郑欣淼说,他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去认识自己所在的这座博物馆。“故宫学术研究已有80多年积淀,这为‘故宫学’打下了基础。但以往的研究多在不同领域中进行,‘故宫学’就是把这些基础研究整合起来,统一在一个内在逻辑之中。”他进一步解释,“比如《三希堂法帖》,懂书法的人都可以研究;但如果与故宫内养心殿的三希堂联系起来、与乾隆皇帝众多的题跋联系起来,就是另外一门学科——‘故宫学’”。

郑欣淼希望“故宫学”的确立能让故宫学者们将故宫作为一个“大文物”来看待,帮助他们在学术视野上解决点和面及面和体的关系;更大的期望是能借“故宫学”的体系使流散在院外、国外的清宫旧藏文物、档案文献有一个“学术归宿”。比如故宫博物院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双方的交流一直未间断,也都承认藏品具有互补性——“故宫学”的提出,显然给了彼此以加强联系、扩大交流的机会。“我最期望的,还是 ‘故宫学’的提出能让全社会都来关心文化遗产,提高社会公众对保护文化遗产的认识。”

水果塑料箱货源

高楼缓降器

摩卡咖啡壶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