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杂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汇率持续走低日本经济悄悄谋变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05:04 阅读: 来源:杂质泵厂家

汇率持续走低 日本经济悄悄谋变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国产”再度成为日本街头的一种特别引人注目的语言。过去用这个词贴在大米、蔬菜的标签上,大都有价格略高的意思,如今在日元两年贬值将近四成后,“国产”意味着低价。

日本普通消费者经常光顾的饺子店“王将”,橱窗、玻璃大门上,醒目的广告中,“国产化”三个字,占据着广告的中央。王将的饺子皮已经从北美小麦粉改换成北海道面粉了,姜从印度尼西亚产改为日本国产。使用日本国产面粉、调料等,以目前的日元汇率水平,让王将2014年采购费用多出了3亿日元,但2015年日元继续下调的话,这3亿日元的成本似乎能够自然消失。王将一年有69亿日元的利润。日元汇率下调一成,多出的3亿日元成本,就会被汇率魔术师变换成4亿日元的盈利。这样的算法是否有充分的依据,先不去详细评论,但日元低了,国产就变得有了希望。

“估计汇率能回到1美元兑换150日元时代。”在东京有太多的企业家这样看今后的日元汇率。150日元是1998年的汇率,也是1986年的汇率。三十年河西的日子似乎距离日本已经很近很近。

企业开始回归日本

全球化,或者说日本企业走向世界的大潮,在2015年似乎就要发生转变,国产在成为一种新趋势。几年前国产化旋风吹遍日本的时候,松下投资过等离子电视,佳能增强了在大分县的生产能力。那次国产化让日本企业损失不小,但这次似乎是要动真格的了。

在北京、上海的一些大商场,可以买到“爱丽丝”塑料箱等日用品,在东京这方面的日用品就更多了。爱丽丝在日本、中国、欧洲及美洲销售,但最大的工厂设在大连。日元贬值,等于人民币升值。汇率每贬值1日元,爱丽丝的制造商阿里斯便会增加8亿日元的成本压力。

“1美元兑换130日元,或者像1998年那样兑换147日元,绝非呓语。”阿里斯公司董事长大山健太郎对日本媒体说。按目前120上下的汇率,阿里斯尚能维持,再跌下去的话,企业就难以支撑了。

但是在日本,人们似乎还找不到让日元升值的任何要素。

美国退出量化宽松的金融政策后,今后调节市场的主要手段会放在利率上,一定程度地调高利率,资金便会流向美国。比如在日本将1000万日元存为定期,那么一年后能拿到0.3万日元的利息。同样把1000万日元换成美元,存入美国银行后,按1%的利息算,一年后的利息将有10万日元。同样的1000万日元,存入的银行不同,最后得到的利息能够相差数十倍。而美国的利率不会停留在1%的水平,2015年还会再度提升,每次这样的提升都会让大量国际资金流入美国。

悄悄兴起的“地产地消”

1月23日,日元对美元汇率为118日元兑换1美元。两年前安倍上台的时候,这是无人能够想象的。

日本政府以及日本最大的经济媒体《日本经济新闻》,在不断强调日元贬值给日本带来的转机,似乎一切问题均可以通过日元贬值来解决。大企业,特别是在国外能赚取利润的企业,现在把外汇拿回日本后,尽管在国外的效益没有增加半个美元,日元突然能多出几成。大企业上调利润规模的消息充斥着媒体各个版面,日元贬值似乎愈发受到了民众的欢迎。

但是,情况并非完全如此。电力、燃气、食品、餐饮、纸张、玻璃等企业,靠原料进口来维持,进口原料成本要提升几成,这靠企业削减人工成本、减少经营成本是难以应对的。

在国际能源价格下调一半的情况下,日本得到的好处并不是很多。电力部门、燃气部门因为日元的贬值,其成本依旧维持着高位,2015年以后,不仅不会降低电价、燃气价格,还有进一步调高的可能。

同样使用原油的石化企业,“原油价格下调后,我们的产品定价也随之下调。”三菱化学控股公司中国总代表濑川拓对笔者说。

日元贬值后,的确有松下、佳能那样大张旗鼓宣布打道回府的企业,但在日本能听到最多的还是“真正能回归日本的企业有限”“我们在重新构筑采购方式”这些说法。

同时我们看到,提议“借日元贬值的东风增加对外出口”的人并不多,从过去两年日本的出口量上看,出口并未急剧扩大。出口模式早已失效,现在日本说的最多的是“地产地消”,换成中文该是“本地生产,本地消费(销售)”。能做到这点已经很不容易。

已经步入全球化生产体制的企业,现在追求的是在当地的平衡,在当地生产的产品,在当地实现消费,这样能让外汇汇率影响最小。企业内部自然有一套采购系统,用最合适的价格采购原材料,但最终目的是实现在当地的收支平衡,在总体平衡的前提下长期获得效益。《日经商务》的调查数据显示,实行地产地消后,日本企业在中国、东南亚以及日本国内要做到产销平衡,在欧洲及美国,销售要大过生产;在中南美洲,生产则高过销售。

依旧没有设备投资

“我们基本上找不到推动日元升值的动力。”大山感慨地说。国际环境也没有给日元升值的动力,中东的日本人质问题,让反恐任务愈发艰巨;新兴工业国中,除了中国以外,俄罗斯、巴西经济在消沉;欧洲经济被希腊拖累,大伤元气。美元升值的趋势将会维持一段时间,那么日元只能贬值了。

在日元大幅下滑的情况下,本该有更多的企业回归日本,日本能够大规模扩大出口产品数量,但真正选择回日本投资的企业,实在少之又少。

这两年随着原油价格的下调、新兴工业国工资的大幅上升,劳动力成本方面,美国已经不比中国高多少,笔者和一些日企高管谈劳动力成本时,他们觉得如果把行政方面的服务也计算进去的话,在美国投资会更加合算,但在人口、市场方面,中国的魅力更大一些。

相比之下,日本市场有限,劳动力成本依然居高不下。轰轰烈烈的松下、佳能回归,仔细分析就会发现,是因为前些年大量投资,厂房、设备能力未发挥,现在借日元贬值的机会,先把一些产品拿回日本生产,并不见企业开始在日本建造新工厂。过去三十年,日元的几度浮沉,企业像是被玩闹了一番,最后走出国门,国内外能平衡的企业最终生存了下来。待在日本国内的企业,在日本大量投资的企业,最后经营大都遭遇了困难,有些甚至跌倒后就难以再爬起来了。

如果日元汇率维持在105日元兑1美元的话,日本对外贸易还能维持平衡,但下调到130日元后,“贸易收支的亏损将达到8000亿日元。”日本综合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山田久对日本媒体说。

“哪有一个国家经济上去了,汇率反而被下调了的情况?日元贬值,就是日本经济走向弱势的一个非常明确的表现。”投资家山口洋对笔者说。美元汇率、美国利率的上调,说明美国经济在好转,这从反面衬托出日本经济的衰落,只不过现在的日本有太多的人在享受这种实际上的衰落,在把衰落当繁荣而已。

安徽螺蛳青鱼

云南无纺布热熔胶

天津成人益智玩具

江苏养猪设备价格